潮已平

声控颜控 长得好看
重度孤独 抑郁患者

感谢你的出现 让我期待永远

@三山罗浮

【塞夏】捕风(一)

人设跟漫画走,接沉船篇


借用部分圣经和失乐园的设定,有私设



Chapter  zero


我见日光之下所做的一切事,都是虚空,都是捕风。我又专心察明智慧,狂妄,和愚昧,乃知这也是捕风。我又见人为的一切劳碌,和各样灵巧的工作,就被邻舍嫉妒,这也是虚空,也是捕风。后来我查看我手所经营的一切事,和我劳碌所成的功,谁知都是虚空,都是捕风,在日光之下毫无益处。神喜悦谁,就给谁智慧,知识,和喜悦,唯有罪人,神叫他将所聚集的,所堆积的,归给神所喜悦的人。他所治理的众人,就是他的百姓,多得无数,这也是虚空,也是捕风。

所以我恨恶生命,因为在日光之下所行的事我都以为烦恼。眼睛所看的,比心里妄想的倒好。

这些都是虚空,都是捕风。

                                                                                                                        

                                                                                        ——米卡利斯

 

 

 


 

午后的太阳总是温暖而耀眼,即便是在万恶聚集的魔界也依然如此。


微风拂过宫殿顶端的魔君塑像,带来一丝隐隐的不详。玛门坐在巨大的窗台前饶有性味的挑了挑眉,看向倚在门口的沙利叶。


“你老大……大概是要——”


未等几近听不见的话语被表达清楚,窗外原本蔚蓝的天空忽的聚拢来无数烟云,天色几乎是瞬间便昏暗了下来。


玛门和沙利叶降落在宫殿前的瞬间,一道莹白的闪电开天辟地般切开了层层的黑云,将天空分割成了两部分。与此同时,黑色的身影在闪电的映照下,神祇般出现在宫殿左翼的尖塔之上。


沙利叶见状,右手立刻抚上心脏,单膝跪地朗声道:“恭迎陛下。”


紧接着,万魔殿以至潘地曼尼南范围内所有见到异象的魔族全部跪下迎接他们的王者归来,就连玛门也低头躬身,退至道路一旁。


米卡利斯轻轻落在地面上,怀里抱着一个纤细玲珑的少年。他的面孔精致到昳丽,哪怕是盛产美女的魔界,也没有哪一个能与之相比,只是他脸色苍白到没有一丝血色,除了鸦翅般的睫毛还在轻轻颤抖着,根本没有其他的生命迹象。


“少爷”米卡利斯停驻在万魔殿之前,低头轻唤怀里的人:“我们到了。”


听到这称呼,周围的臣下侍女无不抬头看向那少年。


少年似是费了很大力气才睁开双眼,轻轻笑了笑:“塞巴斯蒂安……你还真是……咳,咳咳咳…深藏不露啊……”


 

 

Chapter  one

   

  

人类说,真爱是懂得放手。不过,我曾经是天使,如今是恶魔。

                                                                       ——塞巴斯蒂安·米卡利斯

 


近几年在魔界一直有一些关于他们的王者,米卡利斯陛下的传闻


据说,他们的王在某一个夜晚被召唤走。


据说,他们的王被一道契约束缚在人间。


据说,他们的王做了卑微的人类的执事。


本来这些也就是个臆测,只是因为他们的陛下很久没回来而产生的某些“疯言疯语”而已——他们高贵的陛下怎么可能去服侍一个人类。


然而,在万魔殿前发生的,由诸多魔族共同见证的,被命名为“陛下的归来”的事件向这些魔族们证明了


——传说,竟然是真的。


然后,潘地曼尼南,就沸腾了。

 

“叩叩”沙利叶敲开了他敬爱的陛下的房间的门,看到他无比崇拜的那一位坐在地上头靠着床面容倦怠的形象,神情已经从前些天的震惊得仿佛被雷劈过完全转化为了见怪不怪,他恭敬的欠身:“陛下,玛门和其他五位殿下正在议事厅等您,说有要事商议。”


米卡利斯看了看正在他的床上沉睡的夏尔,伸手为他掖了掖被子。


沙利叶觉得自己的眼皮跳了跳,默念,“我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看见,没看见…”维持着标准微笑,看着他的陛下把眼神从夏尔殿下身上抽走,刻意放轻动作走过来。


“陛下你够了,医生都说了没有个几十年这位殿下不会醒过来的。而且,您房间里都是魔兽的皮毛吧,完全不会有声音的好吧!”


沙利叶在心里冒默默吐槽着,殷勤而周到的为米卡利斯打开门。

 

“哈哈哈哈——”玛门的声音穿过虚掩着的门直击米卡利斯的耳膜:“阿撒兹勒你们没看见那天,米卡利斯他……”大概是笑得太过,玛门有点上气不接下气,停了停,掐了诡异的声调:“少爷,我们到了呢!”


然后房间里六只撒旦一起狂笑起来。


沙利叶小心翼翼的瞟了一眼魔王陛下,觉得天界那帮天使说的还是有点道理,这世上的确是有现世报这一说的。


米卡利斯这就体会了刚刚沙利叶那种无力到想灰飞烟灭的心情,抽了抽嘴角,推门进去。


笑声戛然而止,六位魔君一同转向米卡利斯,然后,爆发出更猛烈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哈哈——米卡利斯,你简直是魔界的——”


“魔界的什么?”魔王大人微笑。


阿斯蒙蒂斯半张着嘴,微妙的停顿了下,“魔界的荣耀和信仰,陛下。”


米卡利斯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坐进自己的椅子里:“所以,你们都来我这,是有什么事?”


几只撒旦知道事情的大概,看见老大满脸的不爽也不敢再玩笑,生怕被扔去红海建城,都乖乖的坐好。


“咳,其实没什么大事,就是你那个契约主,好像出了什么问题吧。”萨麦尔是真的好奇米卡利斯的事,又懒得绕弯子:“我听玛门说,他现在不是人类了?”


说起来,他们虽然一起被称作是魔界七撒旦,但地位和实力并非一样,米卡利斯身为魔王,身份自然是高出一截,从实力上看也是魔界当之无愧的第一人。剩下的六位,虽说贝利尔因为实在太懒力量稍逊,大体上却也是相差不多,平日里他们和米卡利斯是没什么君臣之分的,千万年都这么过来了,只在某些特别的需要维护君王的威严的时候才会刻意去表现俯首称臣。不过即使这样,在他们心里,米卡利斯终究是王,是不同的,当他认真起来,那种锋芒是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抵挡不住的,也因这个,纵然关系如何亲近,对于米卡利斯,他们始终都心怀敬意。所以最开始听说他与人类签订契约,做着低下的工作时,他们是惊讶,不解,甚至于愤怒的。


魔族一向看不起力量弱小,生命短暂,且狡诈虚伪的人类,他们尊贵的王怎么可以被这样的人类束缚。高贵的魔君们以为是契约的原因,米卡利斯不得不听从于那个被他们诅咒上天堂的人类,阿撒兹勒还向米卡利斯提过由他杀了夏尔将他从契约中解放出来。然而出乎他们意料的,米卡利斯拒绝了阿撒兹勒的提议,并且警告他们,不准伤害夏尔。


米卡利斯一向以笑示人,不是什么暴虐君主,也没什么事能让他真的动怒,所以阿撒兹勒几千年没见过米卡利斯动真格的警告过谁,对象还是他,而且是为了一个他压根没放在眼里人类。于是嫉妒之君怒急攻心,跟米卡利斯叫板他不敢,一气之下带领大军跑到红海和天界的交界处打天使去了。米卡利斯在人界的几年,阿撒兹勒给魔界开拓了不少疆土,要不是听说米卡利斯回来魔界,他大概还在战场上收割“鸡翅”。


他们谁都没有想到,米卡利斯会如此高调的回归。一直在万魔殿里帮魔王处理魔界事物的玛门殿下始终都认为说不定哪一天,他一抬头就会看见米卡利斯坐在他自己那张大桌子上对他笑眯眯。事实上,高不高调什么的都无所谓, 回来就很好了。魔君们天真的以为他们的陛下终于完成了人类的愿望,吃掉了他垂涎已久的灵魂,然后回来魔界尽职尽责的工作了。


然而现实比理想骨感太多,米卡利斯带回了一个没有完全变成恶魔的,身体素质差到爆的人类。


作为第一现场的目击者,玛门觉得,阿撒兹勒这次大概会想要打到耶路撒冷城里去。


好吧好吧,带回来个人类也无所谓,反正要不了多久就会变成恶魔了。可是,陛下你那诡异的语气和神情是什么状况?我们终于要有王妃了么?还是个公的?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目前为止还没有人想要纠结魔王的行为是否合乎礼仪,他们现在只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个曲折而迷离的故事。


于是,我们的暴躁君主,就成了其他五位心照不宣的出头鸟。


米卡利斯没有立刻回答,暗红的眼眸里波光流转,不知道在做什么打算,亦或是什么都没有想,只是单纯的在发呆。


各位魔君不敢出声。除了怕被抓壮丁,他们还需要魔王陛下来满足他们已经爆棚的好奇心。笑话!万一打扰了陛下的思路,这位就是不愿意告诉他们怎么办,打又打不过,难道就这么憋着?


所以这六只天界魔界加起来战斗力爆表的恶魔,在一间不算小也没多大的房间里大眼瞪小眼无语良久。


在气氛诡异得让人呆不住之前,魔王大人终于发话了。


米卡利斯看了看他认识了成千上万年的撒旦朋友们,多少年来第一次露出了稍稍有些踌躇的神色:“我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杀了他。”



tbc



黑执更的太慢以至于不看很久了 突然重头翻了一遍发现是真的有奸情啊 枢娘不给力只好自己搞





评论(4)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