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已平

声控颜控 长得好看
重度孤独 抑郁患者

感谢你的出现 让我期待永远

@三山罗浮

【塞夏】捕风(四)

人设跟漫画走,接沉船篇


借用部分圣经和失乐园的设定,有私设,狗血出天际


前文 一个目录




Chapter  four

 

就那么几秒钟,我把我们的余生都想完了。

                                                                       ——塞巴斯蒂安·米卡利斯

 


如果有人去问米迦勒那一代的天使,米卡利斯有没有什么办不到的事情,他会被所有天使认为是疯掉了,在他们的眼里,这世上不存在任何事能对米卡利斯造成一丝一毫的阻碍。这是既定事实,不需要怀疑。当然,那时米卡利斯还不叫米卡利斯,如今天界的高阶天使们,在那时都会用和现在的魔族一样的,饱含崇拜和敬仰的语气,称呼他为路西斐尔殿下,即便是后来他神识隐匿,背叛神跑去了魔界,他们也从未质疑他的实力。


但现实是,米卡利斯曾经为了一个人费尽心思,呕心沥血,头疼万分。


米迦勒如果听说这件事,一定会先震惊的无以复加,然后告诉你:“那那个人一定活不长了,你离他远一点吧。”


可是我们亲爱的大天使长又错了,米卡利斯不但不介意,而且乐在其中,惬意万分。


虽说最开始在伊甸园里造人的事是米卡利斯亲自督办的,但人界兴起这么久他其实从来没有去过,对于人类的习惯也不了解,就连食物,他品尝出来的味道和人类也是不同的。


因此,米卡利斯和他的小主人的生活,在开篇可是充满了矛盾和冲突。那时开始更名为塞巴斯蒂安·米卡利斯的魔王陛下曾经动过一走了之的念头,那所谓的契约对他而言不过是骗骗夏尔的借口而已,他要真是不干了,夏尔是无论如何也拦不住他的。不过他也不认为夏尔会拦他,他的少爷大概只会提醒他要履行契约,实在没办法也就是一偏头,口是心非的告诉他去留随意。


或许是出于对夏尔灵魂的兴趣,或许是还想继续逗弄他的小主人,总之,塞巴斯蒂安是留在了夏尔身边。他日渐娴熟的处理着人类的各项事务,学习着不爽的时候对夏尔保持微笑而在心里默默吐槽,像一名真正的执事那样体贴而周到的服侍主人,然后转身把气撒到看他笑话的撒旦们身上,打到他们嗷嗷叫着跑回魔界。实在是气不过,就掐一掐夏尔的脸,看他张开浑身的刺却又无可奈何,多半也就消了气。


在和夏尔相处的两年里,塞巴斯蒂安当年横扫两界的威仪和傲慢统统消失不见,对夏尔的忍让,宽容已经到了任何一个认识他的人听说了,都会觉得他是疯了的程度。他对夏尔付出的心血越来越多,为夏尔打算的越来越精细,流连在夏尔身上的目光越来越深邃,同时,给自己洗脑的频率也越来越高,他反复告诉自己,他只是过于欣赏夏尔的灵魂,他只是想要得到灵魂。


等到夏尔完成愿望。


等到他赐予他死亡。


他这么告诉自己。


然后他发现自己变的日渐焦躁,他展现出来的越是镇静沉稳,在暗地里就越是心乱如麻,他白活了上亿年却解决不了自身的困境。他想过很多种方法,他想杀了夏尔,他想离开夏尔,他想消除自己的记忆,但无论是哪一种,到最后他都下不了手。他开始拒绝现实,拒绝思考,拒绝一切可能打破他现在安逸生活的行为,心甘情愿的沉溺在含有剧毒的甜蜜中,乐不思蜀,饮鸩止渴。


然而在坎帕尼亚号上,在夏尔即将坠落的那一刻,他终于不得不正视自己的感情。夏尔是他所有不正常状态,所有忧郁,纠结,所有令他变得忧愁,痛苦不堪的困顿的源头,只要他稍稍迟缓自己的动作,或是先转身防御葬仪屋可能会带给他的伤害,那么所有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这世上将再也不会有扰乱他心绪的存在,他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解除契约,回到魔界继续他高高在上的日子了。所有的一切,都会连同这艘垂死的船只一起,埋葬在大西洋冰冷的海水之下。


可是他不能,他做不到。


他没有办法不去抓住夏尔,当他想到夏尔可能会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可能有哪里会受伤,会流血,会骨折,或者可能会干脆消失在世界上。


他的小主人将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在无人问津的海水里一点一点慢慢腐烂,皮肉消减,最后只剩下残破的骨架。从此以后他将再不能看到他的小主人对他讲话,对他笑,对他别扭的掩饰,甚至是对他发脾气,对他颐指气使,对他面无表情的下达命令。这所有的所有,都将随着夏尔的逝去进而离他远去。


可他却还有那么那么漫长的生命,至死,也将不可能再见到那个孩子,这世间也再没有任何一个人,是他亲手抚育,同他言笑晏晏,眨眼间岁月便轻柔流逝过他指尖。他将只能在无穷无尽的悠远时光中踽踽独行,反复咀嚼回味与他的小主人相处的分分秒秒点点滴滴,把那些少的可怜的回忆一次又一次的重温,把自己一次又一次的抛入那段越来越久远的过去中,假装一切仍旧是最初的鲜艳画面,直到它们逐渐褪色,逐渐破碎,逐渐失去原有的温度。而他最终也将遗忘那段对他而言极为短暂的回忆,失掉他曾找到的万丈深渊中的皎洁月光,在歌舞升平璀璨辉煌的生活中孤寂至岁月尽头。


塞巴斯蒂安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于是他回身向他的小主人伸手,不论他身后是死神的威胁,或是天使的怒吼。神亦不能阻止他拥抱夏尔,就算万顷天雷轰然而下,他也要同他一起坠落。


过于心潮澎湃的塞巴斯蒂安有那么一点点的忘乎所以,他从未经历过感情的洗礼,即便认清自己无法放开夏尔的事实,心里也还是迷惑的。他压根就不明白感情是什么,竟以为自己已经得到。恍然大悟的同时,又掺杂着与生俱来的敏锐直觉所指向的患得患失,思维还没反应过来,情绪却已经从大悲大喜里走了几个来回,一瞬间几近大彻大悟。思维脱出的后果就是行动滞涩,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别人带给他的酸涩喜悦,茫然的忘记了究竟身处怎样的境地之中。


说到底还是因为他从未受过挫折。玛门他们的实力来自于无数生死关头的以命相搏,胜出多以武技,战场上的直觉总是准的不可思议。而塞巴斯蒂安的强大则来源于他的天赋和力量,不论是什么战事,从来就不需要他上场厮杀,除了指挥,他唯一的作用也就是放出大魔法秒杀敌军。也因为这个,纵然他平日再怎么睿智机敏,在战场上的反应还是慢上半拍,更何况他那时心不在焉。


于是那把精纯的死神之镰,就毫无悬念的穿透了他的身躯。


那一刻他想起刘曾经告诉他,在中国,每个人的一生中都有注定的劫数,越是位高权重应有尽有,劫数就越是漫长而艰辛。他想,夏尔大概就是他命里难渡的情劫。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呢,他拥有无比漫长的岁月去抵御化解痛苦。比起因为一时的无措而永远失去夏尔,他宁愿忍受这甜蜜的撕扯,哪怕抛开一切,夏尔是他唯一的不能放手。



tbc



我发现我大概天生狗血纠结脑


厕所文学 不要在意细节啦

 


评论(7)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