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已平

声控颜控 长得好看
重度孤独 抑郁患者

感谢你的出现 让我期待永远

@三山罗浮

【塞夏】捕风(五)

人设跟漫画走,接沉船篇


借用部分圣经和失乐园的设定,有私设,狗血出天际


前文 一个目录





Chapter  five

 

他堆积了成千上万年的感情都在一个人身上消耗殆尽挥霍一空,连半分都不给自己剩下。

                                                                                               ——阿撒兹勒

   


最近的潘地曼尼南很热闹,因为在红海和天使们打了七十年仗的阿撒兹勒殿下回到了帝都。


玛门在普利卡街道闲逛的时候,听到一个最近几十年才出生的小不点问妈妈:“为什么阿撒兹勒殿下这么久都不回帝都呢?明明实力仅次于陛下,好想见见殿下啊。”


小不点的妈妈是个大波的猫女,看到玛门看向这边正在很含蓄的抛媚眼,听到这问题瞬间就尴尬了。


若是按武力值排名,整个魔界当之无愧的第一必然是塞巴斯蒂安·米卡利斯陛下。神族,魔族和精灵族,再加上废柴的人类,除了回归御座几万年没露过面的耶和华,米卡利斯称得上红海三界第一人,一直是众多魔族心中敬仰崇拜的偶像,当之无愧的完美生物。非要说瑕疵的话,那就是不知道是不是陛下岁数大了的原因,最近的思维,嗯,好像出了那么一丢丢的问题,七十年前去人界溜达一圈捡回来个人类不说,还在名字前面又缀了个名字,而且据玛门殿下的小道消息,这名字来源于人界一只过世了的狗。当然,玛门殿下一向以抹黑陛下为乐,事实如何,姑且不做追究。


这第二就稍稍有些争议,要是七十年前说这个,魔界七狱随便找个魔族来问都会说是玛门殿下。玛门是纯种的恶魔,力量和魔法皆是他所擅长,米卡利斯没来的时候他算是打遍魔界无敌手,用他自己的话说,他是因为跟米卡利斯是兄弟,关系好,才把这陛下的位子让给他。虽然这牛皮吹得太大没人信,但玛门实力非凡倒确实没错,魔界跟天界打了上万年的仗,玛门是绝对的战斗主力,所以玛门排老二也是民众普遍接受的说法。可是呢,最近七十年里,魔族一直在发动对天使们的战争,玛门却一次都没上过战场,反而在帝都里享清福,没事去普利卡转转,去帝都歌剧院听听歌剧顺便勾搭个美女搞上床,在家里数金币数到手抽筋,这些都是他常干的,上战场带兵的变成了阿撒兹勒。传说是因为七十年前陛下从人界回来的时候,殿下跟陛下因为带回来的那个人类的事情闹翻了,所以又一次跑去打天使泄愤。愤怒总是会使战士充满力量,于是阿撒兹勒打了无数的胜仗,最近一百年又恰好是魔族人口增长的高峰,因此很多年轻的魔族们都非常崇拜阿撒兹勒,把玛门的战功当历史,所以阿撒兹勒这些年风头很劲。


玛门对此表示很心塞,觉得是因为帝都的美眉们不爱他了,所以舆论才会倒向阿撒兹勒,他装模作样的对美妇人一笑,大步走向万魔殿,他要去找阿撒兹勒单挑。


不过事情未能如玛门所愿,刚到万魔殿门口他就被萨麦尔拽着去议事厅了。他进了屋,就听见阿撒兹勒站在米卡利斯面前痛心疾首的控诉:“七十年啊,你连潘地曼尼南都没出过,沙利叶说你整天都在那个人类的屋里呆着,你哪里还有魔界之主的样子!”


阿撒兹勒一五大三粗的恶魔,西子捧心状的在那唠叨,玛门看了直恶心,米卡利斯竟然面无表情的盯着他,冷静的指出他的错误:“奥修殿是我的房间。”他顿了一下,大概是嫌阿撒兹勒的表情还不够狰狞,补充道:“当然我的就是少爷的。”


“噗嗤。”玛门永远都是看笑话的那一个:“得啦,这话我这些年跟他说多少遍,各种花样都试过了,人家就是不买账怎么办。”


玛门殿下耸了耸肩,一屁股坐到米卡利斯旁边的桌子上,顺手拿了个红彤彤的果子啃,对阿撒兹勒眯眼一笑。他才不会承认看到影响自己人气的恶魔很不爽他就很爽来着。


可怜阿撒兹勒殿下,为魔界鞠躬尽瘁这么多年,差点就死而后已了,竟然被自己两个多年老友联合涮了一遭,剩下的还看笑话,简直心塞到不能自已。他回身把贝利尔搭在自己椅子上的腿踹一边去,坐下来,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米卡利斯:“我也不指望你能听我的了,但我们几个好歹也叫撒旦,你总得告诉我们为什么喜欢那个人类吧。”


阿撒兹勒此话一出,刚刚忙着手头自己的事的,看笑话的,吃苹果的,连贝利尔都不打瞌睡了,十二道目光齐刷刷的射向米卡利斯,撒旦们眼睛里明晃晃的写着好奇心三个字。


米卡利斯没想到阿撒兹勒的反击这么有力,他们六个一下子同仇敌忾起来,他皱着眉头笑了笑,那话怎么说的来着,是祸躲不过啊……


“你们应该还记得,我刚回来那会告诉过你们,说我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杀了少爷,”米卡利斯双手交叉着搭在大腿上,嘴角噙着淡淡的笑:“其实我并非不知道,我很清楚,既然他已非人类,那就应该杀了他”他的神情看上去十分庄重,甚至有些慈悲,好像非常非常的满足平和。但只要注视他的眼睛,就会发现,与一百年前相比,他非常明显的变老了,不是那种下一秒就要死掉的苍老,而是经历了某种痛苦煎熬之后的疲倦,令人惊讶的是,在这深深的倦怠之下,却还有一股很容易就能被察觉的敏锐和通透,像是一束极为耀眼的光芒,交织纠缠在他的眼眸深处。


米卡利斯从前是没有这样的眼神的,他的眼睛是幽邃的暗红色,表面像是结了一层坚冰,看向谁的时候,即使是面带微笑,都会让人产生一种被蛇类盯上的毛骨悚然的感觉。他是一个永远处于最辉煌时代的国王,在子民们的拥戴中高高在上。他的眼神向来漠然,天大的事也不能在其中搅出涟漪,更不会留下什么痕迹——因为无情,所以坚硬,因为坚硬,又更加无情。


当米卡利斯的眼神开始融化,撒旦们就知道,他不再毫无弱点了。夏尔让他从神坛上走下来,从此他变得活生生,变的有血有肉,变的会痛苦会寂寞。他不再一味的填充魔界的军事实力,开始在各处拨款兴建屋舍,整顿和天界之间的经济往来,开始琢磨怎么让魔界的子民生活的更加幸福。这些年他虽然常年呆在奥修殿里鲜少出现在人前,民间对他的赞誉却越来越多,撇开贵族不算,甚至没有民众因为夏尔而反对他。


所有的事情都朝着一个完满的方向发展,就连夏尔也被巫师预言即将苏醒过来,米卡利斯却一天比一天的郁结,仿佛千万年前在他身上停滞了的时间,在短短不过七十年里编织成了一张巨大细密的网,流连在他的身躯上,渗透进他的骨头里。


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他嘴角翘起的弧度加深了一些,神情是献祭般心甘情愿的无奈:“但我下不了手。”



tbc



我本人,最擅长深情攻无疑了


评论(5)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