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已平

声控颜控 长得好看
重度孤独 抑郁患者

感谢你的出现 让我期待永远

@三山罗浮

【塞夏】捕风(六)

人设跟漫画走,接沉船篇


借用部分圣经和失乐园的设定,有私设,狗血出天际


前文 一个目录





Chapter  six

 

所谓感情,就类似无意中搅在一起的牛奶和热巧克力。既然再难以区分开,就只能纠缠着喝下去。

                                                                                          ——阿斯蒙蒂斯


 

“我怎么说也活了这么久,红海三界加起来,除了上面那位,”米卡利斯指了指天上:“你们能说出来哪一个比我活得还长么。我又不傻,不过的确是看不清楚了一些。我知道你们顾虑什么,相信我,我绝对比你们顾虑的更多,害怕的更多。”


“等等”萨麦尔装模作样的掏了掏耳朵:“你刚刚说什么?你害怕?”


“嗯。”米卡利斯点头:“我害怕啊。”


萨麦尔张开嘴,上牙下牙用力相撞了两下,发出嗒、嗒的声音,表情十分微妙,他眨了眨眼,道:“我第一反应是要哭,可我又想笑。”他两指并拢戳了戳自己的额心,紧接着又很随意的把手指甩开,同时摇了摇头:“真是,活得太久什么都能见到,不,等下,你真不是天使假扮的?”


玛门举起手用力拍了几下:“终于有人能够体会我的痛苦了,你们这些人不是在外面打仗,就是在宅邸里窝着,这些年没事就来劝他我可是大大的不容易”他狠狠剜了一眼阿撒兹勒:“还被民众们说成不务正业。”


米卡利斯继续面不改色的毁他们的三观:“我的确是害怕,我非常害怕失去夏尔,你们也知道,人类嘛”他挑了挑一边的眉毛,表示自己的无奈:“不过他变成了恶魔,我反而更害怕。他是一个目的性太强的人,一旦失去了目标,我很难想象后果,所以越接近他的苏醒我就越是焦躁。我甚至一直在考虑,干脆趁他沉睡着了结了他,这样至少我完整的拥有他的身体,但我……我根本不可能杀他,这个选项被排除了,现在只能等他醒过来,走一步算一步了。”


米卡利斯这话说出来,撒旦们无言以对,玛门还好些,毕竟再诡异的状况,看了七十年,怎么也该接受的差不多了。其实当米卡利斯说出拥有身体也是好的这种意思的时候,他们就已经觉得在做梦了,这种失败者才会说的话,有的语气,竟然是从这一位嘴里冒出来,真是,萨麦尔说的太对了,活得久了的确是什么都能见到。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阿撒兹勒看着米卡利斯:“喜欢总有个缘由,你到底为什么喜欢他。”


如果算上堕天之前米卡利斯原身的时间,阿撒兹勒算是认识他最久的一个。他本来是路西法抽出的神识,因为后来的种种才成为现在的米卡利斯。阿撒兹勒成年之后一直随身侍奉路西法,自然与他相处得最久,只不过他后来游离出天界在魔界又呆了几万年,跟阿撒兹勒关系远了些,倒是跟玛门他们一直很熟。那件事发生之后路西法知道自己维持不了多久,就把米卡利斯弄回了天界呆在自己的身体里,没过多久他自己仅剩的神识便离开,不知道去哪一个空间修补了。米卡利斯堕天之后抽了点原身的血肉重塑了身体,把原身封了起来,就等着路西法回来把这烂摊子甩给他,结果等了这么多年,他已经不抱希望了。


阿撒兹勒对米卡利斯的感情其实很复杂,一方面他知道米卡利斯无论是从身体还是神识上来说,跟路西法没有任何区别,另一方面他又觉得米卡利斯不是路西法。圣经上说路西法堕天带走了天界三分之一的天使云云,实际上那已经是米卡利斯干的事了,只是那时发生的太突然,路西法陨落和圣子降临之间的时间差太短,到魔界之后,这事也就不算秘密了。阿撒兹勒这些年一直非常纠结,他既觉得自己应该像侍奉路西法一样的尊重米卡利斯,又觉得米卡利斯不如路西法,但他心里也清楚,米卡利斯这些年在魔界的成就,即便是路西法原本的神识回来,也不可能比他更好,他们本来就是同一个。正是因为这种纠结,阿撒兹勒对米卡利斯的态度也是一阵子好一阵子不好,本来米卡利斯没出什么问题的时候阿撒兹勒还知道压制一些自己奇怪的想法,他现在行为不符合正常恶魔的价值观,阿撒兹勒就像是一个憋了太久的火药桶,终于爆炸了。他这七十年脾气越来越火爆,萨麦尔有一次去红海看他打仗,回来跟贝利尔说,他这愤怒君主的位置真是应该让给阿撒兹勒。


阿撒兹勒也清楚自己的问题,所以他现在迫切的需要米卡利斯给他一个可以让他满意的答案,或者可以说,他比米卡利斯更加需要一个使这件事变的合理的理由。


米卡利斯大概知道阿撒兹勒的想法,大多数时候他都避免跟阿撒兹勒起什么冲突,只是在夏尔的问题上,他没有办法让步。他知道撒旦们是对的,但是他不能让夏尔受到任何,可能出现的,一分一毫的伤害——否则还不如耶和华直接一个雷当头劈下来让他灰飞烟灭的好。


“我不喜欢他。阿撒兹勒,你们都很清楚,我连喜欢是什么都不知道。路西法可能还会了解一些,但我没有那些年在天界的记忆,所以我不懂。”米卡利斯的表情有一点踌躇,这些年他每次在人前提到夏尔都会露出这种表情,或者说是不好意思更加恰当一点,虽然没人会觉得是这样。他知道他不能再回避问题,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夏尔沉睡之前迷迷糊糊的时候,曾经笑说他这样总让人觉得他很饿,有点渗人,好像马上要扑上来吃掉他。事实上他是因为紧张,面对夏尔的时候他紧张,面对他对夏尔的感情他更紧张,魔王陛下惴惴不安的场面也许平生仅此一次?或许未来他求婚的时候得以再见,不过如今看来似乎漫漫无期。


尽管夏尔并不在此地,但对人坦白在他看来有那么一点难为情的想法,是米卡利斯漫长的生命中绝无仅有的经历。他尽量使自己看起来像平常一样的镇静,然而他觉得自己的心跳至少是往常的两倍,甚至能听到清晰的声音,他的世界已经被自己的心跳填满了。


扑通。


扑通。


扑通。


他想起人界的一句情话,“心跳一次就是说一次我爱你。”然后他自己都想狠狠嘲笑自己,一大把年纪还瞎浪漫个什么劲,尤其是,想说给去听的那个人根本不在。


“你们听清楚,”米卡利斯抬起手蹭了蹭自己的鼻子,这对他而言已经算得上是很严重的情绪外露了,不过他现在着实尴尬的紧,暂时想不到别的,“我只说一次,我今天的话已经够多了。我的确不了解所谓的感情是一种什么东西,我曾经尝试以各种方式摆脱夏尔,但是,如你们所见,我失败了。无论如何,我不能够失去他。我没有办法回答你,不过这是我的事情。”


他盯着阿撒兹勒深紫色的瞳孔,目光几乎要凝结成一块石头:“我不会因为任何人的反对而放弃夏尔。同样的,这是我的事情,”他又重复了一遍:“我会,为我今天所做的决定,以及此后发生的任何事情事情,负全责。”

 

 

tbc



狗血烂俗玛丽苏作者——我本人


评论(5)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