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已平

声控颜控 长得好看
重度孤独 抑郁患者

感谢你的出现 让我期待永远

@三山罗浮

【塞夏】捕风(七)

人设跟漫画走,接沉船篇


借用部分圣经和失乐园的设定,私设满天飞,狗血出天际


前文 一个目录




Chapter  seven

   

最近一百年人界的变化很大,他们常说,兄弟就是用来卖的,朋友就是拿来坑的。我当时想到了玛门,觉得还蛮有道理的。

                                                                       ——塞巴斯蒂安·米卡利斯

 


魔界开辟之初,是跟从天界纪年算时间的,不过自从“路西法堕天”后,米卡利斯颁布了魔界的历法,定名为“路西法历”,表示对路西法的信仰和崇尚,魔界从此按自己的历法计算时间。米卡利斯堕天的那一日,被定为“堕天日”每年都要庆祝,不过米卡利斯嫌太麻烦,于是规定每六十六年庆祝一次,平时就在家里搞搞算了。

六十六年一次的堕天日庆典是非常隆重的,从开始准备到完全结束,几乎要大半年时间,所以潘地曼尼南的街市早早的就喧闹了起来。这次的堕天日庆典比往常更加盛大,一是因为今年是路西法历六万六千年,第一千个堕天日庆典,这种整年份的庆典是很难遇的,况且两个六的叠加更是象征着魔界对邪恶力量的致敬,魔族们早已经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另一个原因是米卡利斯的问题,上一次的堕天日盛会,因为夏尔的沉睡他兴致怏怏。虽说堕天日表面上看纪念的是路西法,但实际上还是为了米卡利斯而庆祝的节日,路西法从未真正的出现在魔界,他最多算个精神信仰,魔族们真正崇拜的是米卡利斯。所以他提不起兴趣,就只好一切从简,以至于很多魔族都不够尽兴。这一次正好也赶上夏尔沉睡一百年整,巫师判断他这几天就会醒过来,魔王陛下非常高兴,于是让撒旦们大加操持,美其名曰把上次的补回来。玛门当时翻着白眼对米卡利斯假公济私的行为不屑一顾,默默算计把自己的金库保管好,免得他又借口什么国库空虚把他的金子挪用。

这倒真是玛门想多了,要在往常,米卡利斯自然是要压榨压榨他这个有钱人,不过这次他高兴,提前把撒旦们叫回来不说,还拨出一大笔款项来举办庆典。可以说,这一届的堕天日庆典,就是怎么疯怎么搞。

陛下都这么表示了,撒旦自然也不跟他客气,在万魔殿各种撒野。万魔殿里一直都留有撒旦的房间,只不过大部分时间是空着的,上一次七撒旦齐聚万魔殿可是一百多年前的事了。为了堕天日庆典,各个撒旦都从自己的封狱回到潘地曼尼南,就连阿撒兹勒也从红海撤军,让加百列得以松了口气。他们基本上在堕天日前两个月就已经到了,白天到潘地曼尼南各个角落去寻找美人,或者干脆找阿斯蒙蒂斯要,到了晚上,一百年来安静宏伟的宫殿里便充满了某些诡异的声音,米卡利斯恨不得带着夏尔搬出去,离这些色欲熏心的恶魔们远远的。

哦,对了,除了玛门殿下。

按理说堕天日庆典应该是由米卡利斯亲自安排的,不过他这些年都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夏尔这些日子又随时可能苏醒,除了必要的事宜敲定,他是半步也不愿意离开夏尔,这个重任就又落在了倒霉的玛门身上。

安排庆典可不只是看看计划表,点头Yes摇头No这么简单,从万魔殿内举办几次宴会的各项事宜,到潘地曼尼南哪些街道的游行庆祝,可以说从小到大从大到小的所有事,都要由玛门一手包办。他还要每天到各个地方视察进度,更改项目等等等等。虽然魔族的生命漫长,但六十六年也不算短,庆典真的是相当的盛大,玛门觉得不仅仅是看着损友们寻欢作乐自己吃不着的问题,单单说这种巨大的工作量,就不是恶魔受得了的。前些日子他跟阿撒兹勒,阿斯蒙蒂斯,萨麦尔,还有别西卜打赌,咬了咬牙竟然赌了一箱金币,说他自己办完庆典之后能把潘地曼尼南的每一条街道都记住。四只撒旦惊讶于万年铁公鸡竟然准备拔毛,打算好好敲他一笔,结果米卡利斯恰巧路过,轻飘飘一句,“潘地曼尼南这么大点地方呆了多少万年,猪都能记得了。”当即秒杀了他们的智商。的确,别说玛门,就是他们几个也都记得差不多了,于是赶紧推说是刚刚太震惊于玛门出这么多钱打赌的事,忽略掉了这个云云,被米卡利斯一个轻蔑的白眼甩成了渣渣。玛门还在一边捂着心口幽怨的看着米卡利斯,白当了这么久的劳动力,连赚点钱都被人打扰,诅咒夏尔再睡一百年!

玛门殿下的诅咒的确是恶毒了一点,不过呢,不论是人还是恶魔,的确是不能活得太任性。米卡利斯把一众任务全部扔给了玛门,自己天天守着夏尔,希望夏尔醒过来第一眼就能看见自己,嗯,最好是一见钟情那种,不过他也就敢在心里想想,这种事,贝利尔那个一天睡二十二个小时的都知道不可能。

言归正传,不论米卡利斯再怎么攫取玛门的价值,还是有些事要由他亲自做决定的。他隔几天就要和撒旦们一起讨论下庆典的进度,决定一些庆典期间政务什么的,为了避免夏尔醒过来找不到人,他每次开会都如坐针毡,心不在焉,工作量因为他的不上心增加了好几倍,玛门简直是要哭了。后来沙利叶提议在夏尔身上设个魔法阵,只要夏尔醒过来就会立刻被传送到他身边。魔王陛下思前想后,觉得这个方法确实万无一失,将沙利叶大加赞赏了一番,开会的时候专注度直线上升,有时还会多处理一些事。沙利叶于是被撒旦们感激涕零的请去把妹喝酒,最后因为玩忽职守被罚去看守万魔殿的大门二十天。

姑且不论沙利叶是否因为陛下的夸赞飘飘然,他这个办法可是十分的有前瞻性。夏尔醒过来的时候,塞巴斯蒂安真的就没在他旁边。

夏尔的沉睡是因为身体受到重创需要修复,理论上应该是修养好了就醒过来。但据巫师说,睡了六十多年的时候他的身体就已经没有问题了,只是不清楚为什么仍然沉睡。仿佛是为了某种仪式,夏尔醒过来那天,距离他陷入沉睡,刚刚好一百年整,一天不多一天不少。那天塞巴斯蒂安正在议事厅里跟阿撒兹勒因为一条游行街的确认争论不休,正在讲话的时候就突然感觉到魔法阵的启动,他当时愣了一下,然后狂喜的等待着夏尔的从天而降。他的预测是很准的,夏尔确实是醒了过来,也确实从天而降了,不过不是降在他怀里,而是非常诡异的,被措手不及的阿撒兹勒下意识接住了。

塞巴斯蒂安当时就呆掉了,等了一百年,只为了迎接这一刻的降临,竟然,被个不相干的路人占了先,他几乎一口血喷出来。

他的魔法阵是没有问题的,咒语和制作都很正确,如果是换一个人,那一定会非常准确的被传送到他的位置。但夏尔不同,塞巴斯蒂安忘记了他和夏尔之间本身就有契约存在,所以他的魔法阵等于是被更早缔结的契约影响了,以至于位置出现了偏差,好在他的力量足够强,偏差也就那么一丁点。不过仅仅这么一丁点就足以让塞巴斯蒂安郁卒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当你有强烈期望的事物之时,哪怕是做恶魔,也好歹收敛些,太任性的后果,啧啧。



tbc



ooc是我的,啵酱和384是枢娘的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