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已平

声控颜控 长得好看
重度孤独 抑郁患者

感谢你的出现 让我期待永远

@三山罗浮

无人之境(零)

有些地方改了改,从今天开始日更


写着玩的 上升就没意思了


黑道太子小狼崽凯×黑红两道大佬千(排名不分攻受)



Capítulo cero


太平洋公海


易烊千玺单腿踩着游艇的栏杆,从怀里掏出一支烟点燃。他望着不远处的海面上灯火通明的邮轮悠然的吸了半支,听着身后熟悉的脚步声渐渐逼近,到离他几步远的地方戛然而止。


“警觉性不错。”他点头赞叹了一句,“我离开你都能发觉,这些年没白教你。”


“……”


“不止警觉性,体力相当好了现在。”易烊千玺扭头看他,眼角带笑调笑着:“我这腰酸疼酸疼的,你这么努力竟然还有精力能醒过来爬的起来?”


“……”


“不是,你追出来总要跟我说点什么吧?”他转过身,有点无奈,小孩小时候泼猴似的怎么长大倒成了个锯嘴儿葫芦就爱盯着他一言不发。


“你出来难道就是为了再看我一会?真的没话讲我可就要走了啊。”


王俊凯咬着嘴唇死死盯着他。这人究竟是说过多少谎话,才能在谎言被拆穿之后还这么自得的和他闲聊。易烊千玺骗过他那么多次,他怎么就这么蠢偏偏每一次都信他的鬼话?


“……你刚才说无所谓。”他喘着粗气开口,“你说了不在乎的!”


易烊千玺张了张嘴,好像有点无力,王俊凯以为他要辩解,可半晌他也不过是笑了笑,“我骗了你。”


“你喜欢王源么?”


易烊千玺点点头,“喜欢。”


“那你……”王俊凯用力吞咽了一下,抱着这么多年的朝夕相处带给他的渺茫希望颤抖的开口:“你喜欢我吗?”


易烊千玺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愣神了一秒,而后笑了笑,是那种他惯常对着王俊凯展露的表情,有点无奈有点宠溺,更多的是成年人对尚未长大吵着要糖的孩子纵容和妥协。他往后靠在栏杆上,磕了磕烟灰,“我爱你。”


“你骗人。”


“我没有,小凯。”易烊千玺微微皱眉,他语气很平淡,透着一股他惯常的气定神闲。


“那你留下来。”王俊凯上前一步抓住他胳膊,“你留下来我就相信你,从前的事情我都不计较,你说过的话不论真假我都当是真的,只要你留下来。”


“小凯。”易烊千玺另一只手抚上他侧脸把他拉近吻上去。


他们很少有这么温情的时候,王俊凯和他做总是像个凶猛的小狮子喜欢用力留下痕迹,亲吻也像是撕咬,很少有现在这样乖顺张嘴的时候。他温柔舔舐过他口腔每一处又在他嘴唇蹭了两下,额头抵着额头,拇指摩挲他的脸颊,“最后一次,小凯,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王俊凯看着他红了眼眶,“你真的一定要去吗?”


“我不能放着他不管。”他又啄了两下他的嘴唇,“我知道你一直有很多事情想问我,我向你保证,这次回来我一定不再瞒着你,你想知道什么我都会告诉你,然后我再也不走了,不再离开你了,好不好?”


王俊凯眼前升腾起水雾模糊掉易烊千玺的面容,他下意识的眨眼睛,睫毛呼扇呼扇似乎能刮到易烊千玺的脸。


他真的太累了,这么多年过去,他自己都数不清被易烊千玺骗了多少次,甚至到现在也不知道他对自己说过的话哪一句是真的哪一句是假的。他跟在这个人后面亦步亦趋连滚带爬了这么多年,现在终于跟不上了,也不想再继续跟了。他跟自己打的赌没能赢,仿佛熬尽了最后一滴心血,眼睛里的光熄灭的彻底。


他缓缓松开易烊千玺的胳膊,推开他抚着自己面颊的手,往后退了一步。西太平洋潮湿的海风从侧面吹过来,远离了易烊千玺的纵容他有点冷,不过再冷这个怀抱也不属于他了。


他盯着易烊千玺黑暗中仍闪着琥珀色光辉的双眸,一字一顿的开口。


“不好。”


易烊千玺无奈笑笑,刚想开口就被他打断。


“我给过你很多次机会,易烊千玺。如果你走了,我就不要你了。”


王俊凯说完话就盯着易烊千玺的表情观察,他沉默了一会似乎在斟酌,果然过了一会问他,“你是认真的吗小凯?”


王俊凯点头,“我说到做到,你走了,我就不要你了。”


易烊千玺又沉默了,他的沉默锋利又带着决断性,王俊凯一颗心不上不下的吊在那,明明只有几十秒,他却觉得自己已经等候了一个世纪。


终于他看见易烊千玺笑了,这么暗的光线下王俊凯竟然能看见他嘴角两个梨涡。他伸手摸了摸王俊凯的头发,语气温柔:“那我们小凯,以后自己要照顾好自己啊。”


王俊凯还没来得及消化他这句话的意思,也没来得及为他话中的意思愤怒失落,隐隐觉得他语气不对,还没反应过来询问,易烊千玺就迅速收回手从栏杆一跃而出。


王俊凯愣了一下立刻上前去看。易烊千玺身上有氧气瓶和动力器,除了入水那一刻激起的水花,他潜入海里没有一丝动静,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消失在王俊凯所有感官里。


他怔怔的望着漆黑一片的海面以及远处的邮轮。


过不了多久易烊千玺就会发现他骗了他王源根本不在上面,然后会湿漉漉的从水里爬出来,露出两个小梨涡讨好的往他身上蹭,接下来他还是会把自己信誓旦旦的威胁扔在脑后口是心非欢欣鼓舞的抱住他给他擦干。


他王俊凯就是这么不长记性,所以易烊千玺从来不怕他离开,他在他眼里就是个永远甩不掉的小尾巴,他也确实是。


他倚着栏杆眺望那艘邮轮,猜测易烊千玺现在搜索到哪一层了,他想着仔细看看说不定能抓住他跳进海里的身影,他是个人间凶器,这种时候的入水姿势一定非常完美,他还可以顺便观摩学习一下。等他一会回来了绝对不要理他,一定要晾他几天让他知道知道他王俊凯也是有脾气的,他都把话说的这么重了易烊千玺竟然还是去找王源了,他简直不能理解这人脑子里想的是什么,王源王源王源,哪天他就派人去把王源暗杀了,省得他一有空就像苍蝇似的围着易烊千玺转,烦得要命。


他盘算着怎么解决了王源这个累赘,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看了下来电显示,是个不认识的号码。他的私人电话知道的人不多,陌生的号他没有接的欲望直接就挂断了,没想到这个号马上又打过来,他寻思着大概是某个熟人换号了说不定是有急事,摁下了接听键。


“哪位?”


“王俊凯你现在马上给易烊千玺打电话告诉他——”


王源后面的话被巨大的爆炸声所掩盖,声浪直击他的耳膜让他有一瞬间的恍惚,远处灯火通明的邮轮在王俊凯的视线里瞬间支离破碎,火光冲天而起映照出整个海面,熊熊大火在残骸上燃烧着,一部分下坠着的船体甚至把深海点亮了。


王俊凯抓紧游艇的栏杆,缓缓开口:“王源你刚才说什么?”


王源在电话那头显然也听到了爆炸声,他沉默了一下,手机因为爆炸的影响传来滋啦滋啦的杂音钻进王俊凯的耳朵,他毫无知觉一样忍受着平时能让他抓狂的噪音,过了许久才听见王源轻笑了一声。


“你现在知道为什么千玺会上你的当一定要去船上找我了?”


王俊凯如坠深渊,如果王源开口之前他还抱有希望易烊千玺已经从船上离开,那么王源的话等于给他判了死刑,如果不是易烊千玺出事,王源平时是懒得管他怎么想的。


他简直佩服自己到了这时候竟然还能分析,也不知道是易烊千玺教得好还是他这个学生太有天赋。


“……他在哪?”


王源又笑了一声,“你不总说他是个人间凶器,下了地狱,估计不管用了吧。”


王俊凯喉间涌上一口腥甜被他硬生生压下去。


“王俊凯。”王源轻声叫他的名字,吐出的话如同淬了某种能让人生死不得毒药的尖刀直直捅进他心里,顺便还要翻搅几下。


“是你逼着千玺去送死的。”


王源挂了电话,王俊凯把手机揣进兜慢慢走下甲板回到船舱里,对凑过来请示的手下摆摆手示意没什么事,推门回了房间。


床铺还是和他刚才出去的时候一样乱,床单上有白色的污渍,空气中还弥漫着情欲的味道。他半个小时以前还和易烊千玺在床上胡混,漫长的博弈之后终于凭着年轻人的力气压倒这个浪荡的混蛋,在他身体里横冲直撞把人逼得眼泪都出来了。易烊千玺还搂着他的肩膀在他耳边小声的叫,他那时候觉得如果易烊千玺让他去死他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王源刚才说什么来着?


王俊凯在屋里站了一会,在自己睡的那一侧躺下,伸手把易烊千玺的枕头抱进怀里。


易烊千玺这些年为了他四处奔忙落下不少毛病,脊椎一直都不太好,所以王俊凯特意给他买了这个舒服的枕头,方便他去哪都带着。这枕头易烊千玺一直随身带着,有股很冷冽却又格外有一丝温暖的味道。


那是易烊千玺的味道,是他特意往枕头芯里加的助眠香料,久而久之易烊千玺身上也有这个味道。香味很淡,不是亲近的人绝对闻不出来,因此他能很轻易的在人群中搜索到他吊儿郎当的老师。


那个眼角眉梢无限风情,神色轻佻含情脉脉,风一样的男人。


“易烊千玺……”


王俊凯把头埋在枕头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眼泪满溢出眼眶的瞬间骤然喷出一口鲜血。





tbc





评论!!!谢谢




评论(43)

热度(533)